央企中包进公司 1.56亿元公款去向之谜

2017-02-16 21:37

  

央企中包进公司 1.56亿元公款去向之谜

 

  文/李微敖

  在国资委巡视中国包装进出口总公司(下称中包进公司)结束的两年后,该公司与大连女商人的蹊跷交易所导致的资金被套,仍未解决。

  中包进内部人士对腾讯财经透露称:中包进公司部分高管,与大连女商人王继红合谋,签订几方虚假合同,在2011年12月至2012年9月,将1.56余亿元公款,挪出交由王继红使用,以此为个人谋取巨额收益。

  截至2017年2月15日,中包进公司仍有5455.90余万元债务未被收回。

  上述内部人士称,在国务院国资委巡视中包进公司期间,该公司涉及此事的高管人员,还对这些债务,通过官司诉讼、债权转让等方式,弄虚作假,以欺骗巡视组,并为此另行耗费损失了数百万元。

  对此,从2017年1月17日至2月15日,腾讯财经通过多种方式,数次联系中包进的母公司——中国包装总公司及中国诚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,截至发稿前,均未获回复。

  由于王继红因涉其他案件,已经被捕,腾讯财经亦未能联系上王对此事进行回应。

  “自卖自买” 中包进公司与王继红的蹊跷交易

  中包进公司,成立于1982年2月,为国有全资公司。2002年,经国务院批准,中包进公司整体加盟中国包装总公司(下称中包公司)。

  中包公司,成立于1982年1月。2010年2月,经国务院批准,中包公司又并入中国诚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诚通集团),成为其全资子企业。而诚通集团则是国务院国资委下辖的央企之一。

  2010年3月,诚通集团任命宗坚,出任中包公司总经理、党委书记一职,直至2016年。在此期间,宗坚亦兼任了中包进公司的法定代表人、董事长职务。

  腾讯财经获得的文件材料显示:

  2011年12月28日,中包进公司与大连天启木业有限公司(下称天启木业)签订《木材采购的框架协议》,约定从2011年12月28日至2012年12月27日,中包进公司将向天启木业供应总金额约3亿元的木材。

  天启木业成立于1996年3月,1965年出生的大连女商人王继红,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、董事长、总经理。

  在这个框架协议的基础上,中包进公司从 2011年12月28日至2012年9月25日,与天启木业签订了12份《木材采购合同》,合同总金额共计约1.67亿元。

  上述协议和合同,中包进公司授权赵子彬为签字者。赵子彬为中包公司的副总会计师(主持工作)兼中包进公司的总会计师。授权协议显示,2011年11月27日,宗坚作为中包进的法定代表人,授权赵子彬签署这些协议及合同。

  天启木业一方的签字者,则为王继红。

  中包进公司的木材,又从何来?

  腾讯财经获得的文件显示,从 2011年12月28日至2012年9月25日,中包进公司与4家企业,共签订11份《木材采购合同》,购入木材总计金额约为1.56亿元。

  这4家向中包进供应木材的企业中,其中一家木材供应商竟然是向中包进采购木材的企业——天启木业的股东:大连天圣木业有限公司(下称天圣木业)。

  根据采购合同显示,中包进公司与天圣木业,在2012年5月11日、2012年5月11日、2012年6月25日、2012年8月24日及2012年8月24日,也签订了5份《木材采购合同》,金额分别为1200万、1800万、800万、1500万、2000万元,总计金额7300万元,以从天圣木业处购买木材。

  工商资料显示,天圣木业为天启木业的唯一股东。天圣木业成立于2010年6月,成立之初,王继红持有天圣木业90%股份,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,总经理;2011年9月,王继红将其持有的天圣木业全部股份转让给温亚楠;但2012年5月,温亚楠又将其持有的所有天圣木业股份转让给王继红。

  知情者称,无论是股权,还是职务,温亚楠只是“代王继红持有”而已。

  在王继红重新控股天圣木业后,即2012年5月25日后,中包进与天圣木业签订的木材采购合同有三笔,总计4500万元的交易,实质等于:

  王继红以天圣木业的名义,将这些木材,卖给中包进公司,再从中包进公司,以天启木业的名义买回来。按照中包进公司在同一时间点,与天启木业的三份合同,其交易价格分别是840万元、1575万元及2100万元,这也就意味着,完成三笔“自卖自买”的交易后,王继红要白白损失至少215万元。

  除了天圣木业,中包进还分别与大连轩泰国际贸易有限公司(下称大连轩泰)、大连荣世达国际贸易有限公司(下称大连荣世达)、绥芬河天瑞经贸有限公司(下称绥芬河天瑞)签订了共6笔订单,金额共计0.83亿元。

  1.56亿元资金,绝大多数流入王继红的账户

 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“自卖自买”的咄咄怪事?

  上述中包进公司内部人士对腾讯财经称,无论是中包进公司与天启木业签订的12份卖出木材的《木材采购合同》,还是中包进公司与大连轩泰、大连荣世达、绥芬河天瑞、天圣木业签订的11份买进木材的《木材采购合同》,其“采购木材的行为完全是虚假的,双方没有交易过一立方米的木材”。

  这样做的目的是,“中包进公司的个别高管与王继红合作,将中包进的公款‘洗出来’,转由王继红控制,并由她在大连等地放高利贷,来共同谋取利益”。

  对此,腾讯财经未能获得中包进以及王继红等回复评论此事。

  该人士一并向腾讯财经出示了交易各方的银行往来账目及合同资料。

  其中,中包进公司与大连轩泰的交易:

  2011年12月28日,中包进公司与大连轩泰签订了价值2000万元的《木材采购合同》,以从轩泰公司购买木材。

  两天后,即12月30日,中包进公司向大连轩泰付款2000万元。

  不到2个月,即2011年2月20日,大连轩泰向王继红的天启木业公司,转账1973.96万元。

  2012年4月24日,中包进公司再次与大连轩泰签订了价值1500万元的《木材采购合同》,以从后者处购买木材。

  4月28日,中包进公司向大连轩泰付款1500万元。

  20天后,即2012年5月18日,大连轩泰又将1500元转到了天启木业的账上。

  中包进公司与大连荣世达公司的交易:

  2012年4月24日,中包进与大连荣世达,签订了价值1500万元的《木材采购合同》,以从后者处购买木材。

  同年4月27日,中包进公司向大连荣世达付款1500万元。

  第二天,荣世达公司向天启木业转账984万元;向李丽华个人账户转账200万元,向其余6个自然人账户转账301万元。总计1485万元。

  中包进公司与绥芬河天瑞公司的交易:

  2012年9月25日,中包进与绥芬河天瑞签订了3笔《木材采购合同》,金额分别为1224万、1300万、719万,总计3314万元,以从后者处购买木材。

  同年9月28日,中包进公司向绥芬河天瑞付款1224万元;9月29日,又分别汇出1300万元、719万元。三笔总计3314万元。

  就在9月28日当天,绥芬河天瑞公司即向天启木业汇出两笔款项,一笔3000万元,一笔313万元。总计3313元。

  中包进公司与天圣木业的交易:

  中包进公司与天圣木业签订了5份《木材采购合同》,总计金额7300万元。

  2012年5月14日,中包进公司向天圣木业汇出两笔款,分别是1200万元、1800万元。

  从5月14日当天开始至5月18日,天圣木业分12笔,向天启木业共汇出1179万元。5月16日、17日,天圣木业又分20笔,将2000万元资金,汇给了华盟实业(大连)有限公司(下称华盟公司)。

  华盟公司成立于2002年6月,从2011年8月,王继红成为法定代表人、执行董事兼总经理。这意味着,这2000万资金,又基本进了王继红的“腰包”。

  中包进公司内部人士称,据他们调查,亦包括银行账目显示,大连轩泰、大连荣世达、绥芬河天瑞、天圣木业,与中包进的合同及交易,纯粹是充当“过桥”的作用,以便将资金“洗进”王继红手中。

  

央企中包进公司 1.56亿元公款去向之谜

 

  巡视组进驻 中包进公司耗资196万余元紧急“打官司”

  如果中包进公司与上述各家公司买入木材,卖出木材的合同,能够顺利完成,中包进将获得约1100万元的毛利润,这似乎是“皆大欢喜”的局面,期间“隐藏的游戏”也或难以曝光。

  但是,天启木业给中包进公司的货款回款,却出现了意外。

  按照2011年12月至2012年9月,中包进公司与天启木业签订的12份《木材采购合同》,天启木业应向中包进公司付款总计约1.67亿元。

  其付款的时间截止日期,从2012年 4月30日至2012年12月23日不等,其中在2012年11月20日之前,应支付到账约1.3亿元。

  然而,天启木业没有向中包进公司按时足额付款,并有接近亿元的欠款。

  2012年11月19日,王继红作为天启木业的法定代表人,向中包进公司出具《承诺书》,承诺天启木业将在2012年年底之前,将约1.67亿元“木材采购款”,全部付给中包进公司。如未能付清,王继红个人对这些债务承担责任。

  同年12月28日,中包进公司、天启木业,与王继红的另一家公司华盟公司,签订《业务确认书》,三方确认:天启木业已向中包进公司支付了7224万元,尚欠9455.904万元。同时,华盟公司对这笔欠款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,并以3处房产及1宗土地使用权作为抵押担保。

  2012年年底2013年年初,王继红的公司,对中包进公司,转来一笔约4000万元的回款。

  2013年6月1日,中包进公司、天启木业,与华盟公司,签订《债务确认书》,确认截至该协议签署之日,天启木业与华盟公司,欠中包进公司5667.904万元(包括违约金)。

  2013年11月18日,国务院国资委第六巡视组,进驻诚通集团,开展为期月2个月的巡视工作。作为诚通集团的下属公司,中包公司及中包进公司,也在巡视之内。

  中包进公司内部人士称,为了应对巡视组的巡视检查,中包进公司涉事高管,“一方面与王继红订立攻守同盟,继续编造虚假木材贸易的事实,让王继红给巡视组写虚假证明材料”;另一方面,则花费180万元,聘请律师,起诉了天启木业及华盟公司。

  2013年 12月14 日,也就是在巡视组巡视诚通集团期间,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就此案做出《民事调解书》。

  该《民事调解书》确认,中包进公司与天启木业、华盟公司达成协议:在2014年1月5日之前,1、天启木业向中包进公司偿还欠款5455.904万元;2,天启木业向中包进公司支付逾期违约金;3,天启木业向中包进公司支付180万元律师费;4,华盟公司承担连带责任;5,案件受理费16万余元,由天启木业及华盟公司承担——此笔费用已由中包进公司预付。

  但到了2014年1月5日,以及直到今天,无论是天启木业,还是华盟公司,并没有履行上述协议。中包进公司耗资180万元律师费,外加16万余元案件受理费,取得的这个《民事调解书》,基本成了“一纸空文”。

  两笔债权转让 售出后又回购

  中包进公司内部人士称,为了应对国务院国资委巡视组的再次检查,中包进公司又使用了新的方式。

  该人士提供的证据材料显示:

  2014年2月20日,中包进公司、天启木业、华盟公司,与邯郸市滏通运销有限公司(2014年11月,更名为邯郸市滏通天然气运输有限公司,以下统称滏通公司),签署四方协议,由中包进公司向滏通公司,转让1500万元的债权及对应的逾期违约金。

  该人士称,滏通公司出具了两张共计1500万元的银行承兑汇票,但中包进没有去将这两张汇票去银行承兑,这些资金自然也没有实际入账。同时,中包进公司仅仅给滏通公司开了两张收据,收据上是盖着“中国包装进出口总公司发票专用章”,而不是“中国包装进出口总公司财务专用章”;然后,中包进公司“将这两张收据(底单)交给巡视组看,再次欺骗巡视组”。

  2014年5月12日上午,国务院国资委第六巡视组在诚通集团召开巡视情况反馈会。这预示着,对于包括中包进公司在内的这轮巡视,基本结束了。

  大概一年后,即2015年4月21日,中包进公司与滏通公司,单独签署《协议书》,中包进公司以270万元的价格,从滏通公司“回购”了270万元的债权及对应的逾期违约金。

  第二天,即2015年4月22日,中包进公司通过诚通集团所属的财务公司——诚通财务财务有限公司,向邯郸市滏源汽车贸易有限公司(下称滏源公司),汇去了270万元。

  彼时,滏通公司与滏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、大股东均为王敬堂。

  6个多月后,即2015年11月3日,中包进公司又一次与滏通公司签署《协议书》,中包进公司以1354.27万元的价格,从滏通公司“回购”剩下的1230万元的债权及对应的逾期违约金。

  这样一来,这笔债权,从售出到回购,又到了中包进公司的手中;并且,还额外多支付了124.27万元。

  中包进公司、天启木业、华盟公司与纽铂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纽铂公司),同样签署了四方协议,由中包进公司向纽铂公司,转让1500万元的债权及对应的逾期违约金。

  中包进内部人士称,中包进公司的可查账目显示,纽铂公司共向中包进汇出四笔款项,分别是2014年2月26日,580万元;3月3日,200万元;3月5日,70万元;3月6日,65万元,共计915万元。

  然而,也是在国务院国资委巡视组结束之后,在2015年4月22日,中包进公司与纽铂公司,也单独签署了《协议书》,由中包进公司以250万元的价格,从纽铂公司“回购”了250万元的债权及对应的逾期违约金——此前一天,即2015年4月21日,中包进公司是与滏通公司,单独签署了《协议书》,回购270万元的债权。

  这250万元的汇款情况是:

  2015年4月24日,中包进公司通过诚通集团所属的财务公司——诚通财务财务有限公司,向中能华信(北京)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中能华信)汇去200万元;向新疆隆盛昌泰贸易有限公司(下称隆盛昌泰)汇去了50万元。

  纽铂公司与中能华信、中能华信,均为自然人持股的公司,从工商登记资料上看,这三家公司的股东,没有任何重叠、交叉之处。

  2016年年初,王继红因涉及其丈夫的其他案件,在大连被捕。目前,王继红一案正在审查起诉阶段。

  2016年6月,中包进公司及中包公司易人,宗坚调至另一家央企华侨城集团公司,任党委副书记,随后又兼任了深圳华侨城股份有限公司(000069.SZ)的监事长职务。而当时中包进的授权代表赵子彬,也早已离开了诚通集团系统。

最热报料

报料热图

合作伙伴

广告&内容合作

广告合作:

内容业务:

邮箱: